夜夜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

未登录

开通VIP,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

开通VIP
胡兰成到底有多风流,又有多薄情


民国男人多渣。
郭沫若是,郁达夫是,甚至鲁迅也是。
这与时局有关。
新旧交替,风气刚刚开放,但女子的经济与人格却未独立。
于是,大清时的纳妾,换以自由恋爱之名进行,成了另一种妻妾成群。
这当中最令人恨的,当属胡兰成。



苏青在《续结婚十年》里,直白地说到了自己离婚后的私生活。

她交往过的男人,拉出来,上海都要震三震。

有一位叫谈维明的,巧舌如簧,知识丰富,也有一些趣味和地位,是个好宣传家,苏青被他说昏了,和他上了床。

“闭了眼睛,幻想着美丽的梦,美丽的梦是一刹那,才开始,便告结束。”


谈维明竟秒S。

事后还要问她:“你满意吗?”

见她没答腔,又讪讪地说:“你没有生过什么病吧?”

——据说,谈先生便是胡兰成。

当时,胡兰成和张爱玲已经结婚,爱人的闺蜜,本不可碰。

他还是碰了。碰了之后,又说,我不负责。

在《今生今世》里,他也没有把她写进去。但苏青写了。于是,苏青与张爱玲,从此生了罅隙,余生几无往来。
 

胡兰成一生遇女无数,八次婚娶,N场露水情缘,无数暧昧与一夜情,数不胜数的妓女。

但是,毫无不安与愧疚。

他用自己特殊的艺术品味,将所有苟且,美化成旷世风流。

将所有薄情,合理化为人性与际遇。




在《今生今世》里,他将一生印象最深的八个女人写出。

 


先是玉凤。

18岁时,他在胡村小学教学,因父母之命,娶了玉凤。

关于他们的相逢,他写:

“千万年里,千万人之中,只有这个少年便是他,只有这个女子便是她,竟是不可以选择的,所以夫妻是姻缘。”


看似盛情盛意。

看似花好月圆。

可是,等到过了门,开始嫌弃。

“我不满意玉凤……她又不能烟视媚行,像旧戏里的小姐或俏丫鬟,她是绣花也不精,唱歌也不会。”


后来,唐玉凤生了孩子。

胡兰成在外地工作,回来时,婴孩已周岁了。玉凤一人生养,其艰难可想而知。

胡兰成到家后,玉凤将怀中的孩子递给他,一边欢喜不已,一边柔声说:“爹爹回来了!”

胡兰成却好生不惯,而且不喜,惟因见玉凤那样得意,我才不得不抱一抱,马上就还了她。”

是的,他说玉凤的喜悦是“得意”,他说对自己的孩子“不惯”“不喜”,他抱也不愿多抱一下……

没两天又离开。

又是南京,又是杭州。

在杭州时,他在同学家住了一年,勾搭人家16岁的妹妹——四小姐,被朋友赶出家去。

对这事,他是怎样解释的呢。

“人世的吉祥安稳,倒是因为每每被打破,所以才如天地未济,而不是一件既成的艺术品。”


也就是说,就是要打破,就是要不好好做人。


玉凤在胡家并不如意。

大哥、四哥、四嫂、三嫂,都不喜欢她。

欺她是山乡人,欺她嘴笨,对她各种冷嘲热讽,造谣生事,甚至破口大骂。

她无力反驳,又因地位低,竟至于以泪洗脸。

胡兰成偶尔回家,三嫂竟当着胡兰成,都对玉凤说难听的话。

可是,胡兰成并不觉得应该多陪伴,说“我与玉凤亦不必在身边,而只是同在这人世,如同星辰在银河。”

只是,哥嫂等人,已经开始对玉凤各种催逼了。

他们威胁说,要将她打发回娘家。

她大骇。

一个旧式女子,如果被夫家赶回去,那就等于要了她的命。

她无人可以依靠,竟一个人,抱着刚刚出生三个月的次女,艰难辗转地来到萧山,去找胡兰成。

胡兰成是什么反应呢?

他见女同事都时尚摩登,唐玉凤却是一副 “山乡打扮”,顿觉丢人。

胡兰成直接对唐玉凤说:和你结婚以来,我没有称心过。

再后来,女儿早夭。

再再后来,唐玉凤病重,奄奄一息之际,胡兰成去俞氏义母家里借钱。

结果,他向俞母说起玉凤病情,见俞母不关心,借钱的事也不说了,还不回家了,在俞家住了数日。

后来提到钱,俞母说没钱,他说去绍兴找同学借。

路遇大雨,又返回俞家,一住三日,“只觉岁月荒荒,有一种糊涂,既然弄不到钱,回去亦是枉然,便把心来横了

到他回家,玉凤果然已经去世,年仅28岁。


这一次,胡兰成的自我解脱是这样的:

“我每回当着大事,无论是兵败奔逃那样的大灾难,乃至洞房花烛,我皆会突然有个解脱,像个无事人,且是个最最无情的人。

恰如个端正听话的小孩,顺以受命。”


多么漂亮的说辞,多么可恨的逃避。

可见文采好,并不等于人品好。

困苦之际,最见担当。

然而,他全无。

他蜷缩起来,吃香的,喝辣的,把自己当成孩子,觉得无情是理所当然,全然不顾自己妻子在病床上,绝望地等着他……

玉凤死时,儿子阿启4岁,那个小小的孩子浑身缟素,蹲在母亲的棺前,喝下一碗红糖水。

他不会知道,他童年时受尽父亲的冷落;

成年后,亦会因父亲而死。

再后来,因出身不好,他被全厂批斗,自杀身亡。

这种脾性,也就可以想见张爱玲为什么吃那么多苦,其余女子,亦因他不得善终。





再后来,他娶了第二任妻子:全慧文。

玉凤死后,胡兰成去广西教书。

同事介绍了全慧文,他俩见了一面,当场就定了婚事,一起过日子。

对于这场婚姻,胡兰成只说:

“我那年二十八岁,不要恋爱,不要英雄美人,惟老婆不论好歹总得有一个,如此就娶了全慧文……”


随便到吓人。

和定终身的不上心一样,他与全慧文的事情,同样不上心。

在《今生今世》里,他没交代这场婚姻持续了几年,没交代全慧文的下落,没交代全慧文一共为他生了几个孩子……

视之如一个不相干的人。

可见比之于玉凤,更加薄情寡义。

还是张爱玲有心,尽可能地复原了全慧文的存在。

她说全慧文有一张苍黄的长方脸,彷彿长眉俊目,头发在额上正中有个波浪。

她为胡兰成生了两男两女。得了精神病,与孩子们住在上海,后因病去世。

生了两男两女,竟被胡兰成一笔勾销,提都不愿提。

她得了精神病,可见受了多少苦,经历了多少委屈与伤心。一个好好的人,如果不是遭遇大恸,又无处申诉,是不会抑郁成疾,导致精神病的。

但胡兰成在乎么?

怕是不在乎的。

即使偶尔有不安,也会被他用诸如“天地”、“人间”、“风月”、“云水”、“凄凉与欢喜”之类的词掩过去了。
 





在他和全慧文婚姻仍在继续、并且全慧文正在患病期间,他与一个歌女同居了。

这个歌女,后来成为他的第三任妻子,名叫应英娣

很漂亮。

青芸晚年回忆时,曾说, 在胡兰成的众多情人中,应英娣是最漂亮的一个。

“的确照任何标准都是个美人,较近长方脸,颀长有曲线。”


胡兰成自己也说,“她的人品与相貌,好比一朵白芍药。”

认识张爱玲以前,他们俩确实很快活。

应英娣符合他的审美,时髦,摩登,能歌善舞,烟视媚行,有百种风情。

他当然一度宠爱有加,和她在上海过了一段极其销魂的日子。

应英娣本是穷人出身,因生计所迫,在夜场谋生。

没几天,她就认识了胡兰成。

她以为他是生意人,过了几天,才知道他在报馆做事,出入有汽车。

胡兰成开始追求她,一起喝咖啡,看影戏,又送她好料子、好鞋子,还给了她一笔巨款,让她改善生活。

那时候,全慧文已经得了精神病,住在上海另一处,胡兰成对应英娣告知详情,她开始不愿。

后来见他说得动情,答应了,两人便同居,也没举行正式婚礼。

应英娣一度以为,胡兰成也会一生一世对她好的。

不成想,婚变来得太快。

她开始听到风言风语,说张爱玲与胡兰成如何如何。

她也劝,也吵,也闹。但胡兰成当然不听。

有一回,他们同在一个姓张的友人家吃饭。

不一会儿,张爱玲与炎樱也来了,在外面求见。卡片是胡兰成写的,“介绍炎樱张爱玲来见,胡兰成”。

胡兰成马上就出去了,也不引见,随她们进了另一间房,好久好久都不出来。

应英娣气坏了。

走进那间房,也没骂,只大声说:“回去!”

胡兰成没动弹。

应英娣又大声说:“穿大衣呀!”

胡兰成知道不走不行了,不耐烦地站起来,穿上大衣。这时,应英娣已经怒不可遏,她扬起手,朝他脸上就是一耳光。

胡兰成被这一打,立刻朝外面的雨地走去,头也不回。

这一走,他便不回应英娣处了,去了全慧文家住着。

后来,胡兰成回南京,应英娣后悔,也追了去,但怎么也无法复合了。

他开始对她冷暴力,冷落她,讥讽她,嫌她矮(张爱玲是高的),嫌她丑。

胡兰成对朋友说:他就是要精神虐待应英娣。

有一回吵架,他竟然开始大打出手,将应英娣的鼻梁都差点打歪。

经此一事,应英娣终于同意离婚。

离婚时,漠然说:“已去之事不可留,已逝之情不可恋,能留能恋,就没有今天。”

而胡兰成对她应该也是无情的。在《今生今世》里,一句都没有提及应英娣。






再后来,就是胡兰成与张爱玲的倾城之恋了。

是怎么开始的呢?

当时胡兰成还在南京。

有一回,苏青给他寄了杂志,《天地》,他一看,觉得其中的《封锁》写得太好。看一遍不过瘾,再看。

又叫人也来看。

还不过瘾,写信问苏青:“张爱玲是谁?”

苏青回:“女子。”

这下不得了,文章如此之好,又是女子,这个风流种子当然不放过。

更要人命的是,不出几日,第二期《天地》又寄来了,这期依然有张爱玲的文章。还有她相片。

造孽!

胡兰成一回上海,马上去拜访张爱玲。

爱玲自闭成癖,明明在家里,还是不见客。

胡兰成不甘心,从门下塞了一纸条,写了自己的姓名和地址,好死不死的,张爱玲不知中了什么邪,居然给他回电话,说第二天来拜访他。

第二天,张爱玲去了。

因为她个子高,比胡兰成还高,结果胡兰成稍有失望,但聊着聊着,又觉得她稚嫩的脸,还是像个女学生,那股男人的冲动又上来了。

胡兰成的口才是超级好的,他不知用了些什么话撩她,就这样完了。

张爱玲说,“因为懂得,所以慈悲。”

往后,胡兰成又去张爱玲家里看她。

一来二往,看了三四回,张爱玲忽然凄凉起来,大概思及他已是他人夫,不免遗憾悲伤。

她叫他不要再去看她。

胡兰成阅女无数,知道她是爱上了。

当然不听,依然去。

不仅去,索性天天去。

张爱玲给了他一照相片,背面写着:

“见了他,她变得很低很低。低到尘埃里,然而心里是欢喜的,从尘埃里开出花来。”


有多低呢?

有一次,她在信里说:

“我想过,你将来就只是我这里来来去去亦可以。”


竟可以如此委曲求全!

她是想到婚姻上头,不知如何是好,竟怎样都愿意。

胡兰成得意地说:

“我已有妻室,她并不在意。

再或我有许多女友,乃至挟妓游玩,她亦不会吃醋。

她倒是愿意世上的女子都欢喜我……”

 
当时,张爱玲与姑姑同住。

有一回,他夜宿爱玲房间,凌晨时,他要离开,张爱玲叫他出去时,脚步轻点。女子难免羞于此事。

但胡兰成却故意走得梆梆作响,满心都是得意。

胡兰成和张爱玲最好的时候,两人呆在一起,男的废了耕,女的废了织,只顾男欢女爱。

她在房门外看着他,说“他一人坐在沙发上,房里有金粉金沙深埋的宁静,外面风雨淋琅,漫山遍野都是今天。”

她坐在他面前,用手指抚他的眉毛,说:“你的眉毛。”

抚到眼睛,说:“你的眼睛。”

抚到嘴上,说:“你的嘴。你嘴角这里的涡我喜欢。”

后来胡兰成与应英娣离婚,与张爱玲结婚。

婚书曰:

胡兰成张爱玲签订终身,结为夫妇,愿使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


上两句是张爱玲撰的,后两句胡兰成撰。

旁写炎樱为媒证。

那一年,胡兰成38岁,张爱玲23岁。
 

只是,他们大概都没想到,婚书如此脆弱,简直像一场笑话。

岁月不静好,现世不安稳。

张爱玲迎来的,是动荡的时局,和胡兰成一而再,再而三的变节与出轨。




逃难到武汉时,在那里办《大楚报》,一面躲避空袭和追杀,一面风流不断。

胡兰成爱上了汉阳医院里,一个17岁的护士——周训德。

小周青春、美貌又懂事,胡兰成一见,又动了贼心。

开始时,他对她说:“你做我学生吧。”

到底不甘心,又说:“你做我女儿吧。

没过几日,又改口:“你做我妹妹吧。”

后来终于揭开真面目,“没有法子,只好拿她做老婆……

他对周训德说:“我看着你看着你,想要爱起你来了。”

小周道:“瞎说!”

胡兰成继续撩:“我们就来爱好不好?

少不经事的周训德,哪经得住这样的撩拔,就和他好了。

胡兰成说:“训德,日后你嫁给我。”

小周道:“不。”

问她有什麽不好?

她道:“你大我23岁。”又道:“我娘是妾,我做女儿的不能又是妾。”

她想做正妻,想胡兰成离婚,但胡兰成世故至此,怎么会放弃如日中天的张爱玲。

他在武汉与小周过完年,三月回上海,他把和小周的风流韵事,一一告诉了张爱玲。

张爱玲当然是难过的。

但是,胡兰成日后说起来,只说她心眼小。

我说小周的好处,连爱玲那样的自信,亦且妒忌……

为了合理化自己,他甚至在《今生今世》里,扯有个外国人想和张爱玲发生关系,被爱玲拒绝,而爱玲说起来,却不觉得生气一事来平衡自己。

言下之意是,男欢女爱,再正常不过,不论你婚嫁与否。

回武汉后,他又和训德滚到了一起。

但这种亲近,不仅令张爱玲痛苦无比,也害了周训德一生。

训德总是在哭。

暗夜里,一个人坐在长椅上哭;

离别时,一个人泪落不止。

但胡兰成从此了无音讯,再没有出现在周训德面前。

他离开武汉,去了杭州的斯颂德(他同学)家,一边流亡,一边与斯颂德父亲的姨太太范秀美结为夫妻。

他不会知道,周训德因他被捕,关入监狱,受尽折磨。他送她的东西,全被抄走。





范秀美比胡兰成大一岁。

大概也有几分姿色的。

“正值范先生在……惟倚锄立在一株桐树下,俯首视地,楚楚可怜,但她其实是个亮烈人,从端正里出来温柔安详,立着如花枝微微倾斜,自然有千姣百媚。”


于是,色欲又生。

就在这时候,胡兰成在报上看到周训德被捕的消息,“曾起一念要自己投身去代她,但是不可以这样浪漫,而且她总不久就可获释的。

他深知周训德因他入狱,却一点动作也没有,甚至不安也不多

后来,范秀美和他一路逃亡,一路跋涉,到了范秀美的娘家。

在此途中,他和范秀美结成了事实上的夫妇。

胡兰成与范秀美交好,是出于利用目的的。

他自己也承认:

我在忧患惊险中,与秀美结为夫妻,不是没有利用之意,要利用人,可见我不老实。


胡兰成问范秀美:“假使没有结婚,你也这样真心为我么?”

她答:“那我亦要帮你弄得舒齐,有了安身之所,才交代的。

又笑道:谁知你这个人,我送朋友送出来了老公。”

对于这件事,胡兰成是这样诠释的:

“中国民间,原来是从朋友之义出来夫妇之恩,五伦五常惟是这样的平实。”


不顾及对方是同学父亲的老婆,也不顾及自己有家室。还觉得此举无比“平实”。

不得不说,胡兰成这人实在是没有伦理道德之感,也没有忠义廉耻之心。


二月时分,张爱玲冒着战火,千里迢迢,辗转来乡下看他。

“我从诸暨丽水来,路上想着这里是你走过的。

及在船上望得见温州城了,想你就在着那里,这温州城就像含有宝珠在放光……”


可是,胡兰成是什么感觉呢?

一惊,心里即刻不喜,甚至没有感激。

他让张爱玲住旅馆,自己还是和范秀美住在一起。白天去看张爱玲,晚上陪范秀美。

张爱玲冰雪聪明,当然猜到了一切。
 
有一回,她给范秀美画像。

勾了脸庞儿,画出眉眼鼻子,正得画嘴角,忽然停笔不画了。

她说:

“我画着画着,只觉她的眉眼神情,她的嘴,越来越像你,心里好一惊动,一阵难受,就再也画不下去了,你还只管问我为何不画下去!”


无限委屈,都在其中了。

胡兰成也不安慰,更不同情。

张爱玲要他在自己和小周之间做选择,胡兰成不肯。

张爱玲问:“你与我结婚时,婚帖上写现世安稳,你不给我安稳?”

第二天下雨,张爱玲乘船离开。

几日后,她写信来:

“那天船将开时,你回岸上去了,我一人雨中橕伞在船舷边,对着滔滔黄浪,伫立涕泣久之。”


张爱玲一生孤傲,几乎不哭,可是,面对胡兰成的薄情冷漠,竟然几度泪流不止。

但是,她还是寄来了大量的钱,以为他逃难要用。

回上海后,他将自己写的《武汉记》给张爱玲看,张爱玲看不下去,因为里面满满都是周训德。

因为张爱玲不看,胡兰成竟然打了张爱玲。

当晚,他们分开睡。

张爱玲一夜未眠。

次日清晨,胡兰成去张爱玲房里,俯下身去亲她,她从被窝里伸手抱住他,忽然泪流满面,只叫得一声“兰成!”

才华盖世的张爱玲,一代传奇女子张爱玲,因为胡兰成,真是低到了尘埃里。

而尘埃里的人,是不被看见的。

胡兰成至死都不觉得自己错了,也不觉得愧疚。他不惊痛,也不懊悔。说,“我与她亦不过像金童玉女,到底花开水流两无情。”

不过,不愧是张爱玲,在看穿胡的本性后,再迷恋,也是不允许自己沉沦的。

她写来诀别书。

六月十日,已在温州的胡兰成,接到张爱玲的信:

我已经不喜欢你了。你是早已不喜欢我了的。这次的决心,我是经过一年半的长时间考虑的,彼时惟以小吉故,不欲增加你的困难。你不要来寻我,即或写信来,我亦是不看的了。


她随信附上三十万元,那是《新不了情》和《太太万岁》的全部稿费。

这是张爱玲最后的柔情。

她本是一个爱钱之人,但是,分别之际,竟然愿意赠他巨额财产,以方便他的生活。

这实在非常人能理解。

但晚年时,胡兰成与佘爱珍是怎么对待此事的呢?

他们坐在一起,一笔一笔地算胡兰成给了张爱玲多少钱,张爱玲给了胡兰成多少钱,最终说,“没亏”





再后来,胡兰成从香港偷渡去了日本。

自此,张爱玲也好,周训德也罢,范秀美亦然,全成为他的前尘旧事。他又开始了新的恋情。

在那里,遇见一枝。

她是房东太太,长相清和。胡兰成从遇见她的第一天就开始撩她。

第一天,他便对一枝暗送秋波。

第二天,邀请一枝去看电影。

第三天,一枝生日,二人相约去看歌舞伎,赏樱花。

胡兰成寄给一枝的明信片,她都放在胸口珍藏着。

他日语不好,却不影响他与别人谈情说爱。想想也是神奇。

胡兰成似乎特别喜欢向人许诺婚姻。

他向小周也求婚,向范秀美亦许诺婚姻,甚至对有夫之妇一枝也求婚。

“我说,我要与你结婚。

一枝却道:'不可,我是人妻,只要像现在这样子就好。’ ”


他也承认,“我……常时看见女人,亦不论是怎样平凡的,我都可以设想她是我的妻

当然,没几个承诺兑现。

即使签了婚书,有了仪式,也出轨成习。责任与担当二字,在他的人生词典里是看不到的。

一枝开始因他受苦。

在日本,出轨可不是小事,一旦发现,身败名裂。

所以,他们都是偷偷摸摸进行,3年后,胡兰成斩断情缘,另娶他人。

在《今生今世》里,他写:

“我与一枝三年。一枝也不知啼泣过多少回,我也不知生气过多少回,浓愁耿耿都为她。但是后来到底不能了。一枝不能嫁我,而我后来亦另娶了。”

另娶的人,就是佘爱珍。





其时,佘爱珍刚刚保释出狱,飞到香港,住香港两年,转来日本,与胡兰成结成夫妇。

但是,这个女人可不是胡兰成以前遇见的任何女人。

她酷烈,不乖,更不顺从,行事为人特泼辣剽悍。

胡兰成需要服从的女子,她说:你有你的地位,我也有我的地位。”

胡兰成撩她:“原来有缘的只是有缘……

爱珍打断道:我与你是冤。”

胡兰成在头两年时,都对她很生气,经常毒言毒语说她,说她不如玉凤。

她也不在意。

佘爱珍本是上海青帮吴四宝的女人。

是跺一跺脚,上海都要震三震的角色。

她曾在满天流弹中镇静自如,也曾因一句话,就平定了大佬们的纷争。

吴四宝暴毙后,胡兰成曾热烈地追求过佘爱珍,但老练的佘爱珍早看穿了胡兰成的心思,知道他想通过佘爱珍,重新过上上流社会的生活。居心不正。不值得相信。因而佘爱珍拒绝了他。

二人重逢时,佘爱珍50多岁的妇人。

而且,她在日本几次犯事,都是胡兰成把她捞出来。于是,二人结为夫妇,一起生活。

但佘爱珍不像其他女子,对胡兰成并不盲目付出。

她爱得很现实。

张爱玲把自己30万的稿费都寄给了胡兰成。

但佘爱珍呢,胡兰成向她讨要生活费,佘爱珍只给了他200块,就打发他走了。

她自己一顿饭,都要吃上千块的。

佘爱珍后来在日本开酒吧,给胡兰成一间小书房,让他写作。

经济大权,全在佘爱珍手里。胡兰成处处受控,处处觉得不清爽。

面对精明的佘爱珍,胡兰成半点讨不着好,只有自我安慰:

后来我心境平和了,觉得夫妇姻缘只是无心的会意一笑,这原来也非常好。

 




许多人不解,为什么薄情风流的胡兰成,一生有这么多女人倾心于他。

关于这个迷团,胡兰成研究者告诉了我们答案。

一个叫金文京的日本学者,访问了一些在日本跟胡兰成有接触的人。

他问了男士,也访问了女士。

当问及那些被胡兰成追求过的,或者试图追求过的女子,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经验:胡兰成有很强的意志力。

看上一个女人,就在她家门口或者是窗前一直等,有时候拿着花,有时候痴痴的等,一直等,一直等。

刚开始,女人觉得蛮讨厌的,这个人整天来缠我干嘛,登徒子。

可是当胡兰成等到第一个礼拜、第二个礼拜、第三个礼拜,到第四个礼拜,女士们心意都改变了,觉得这个人挺可爱的,挺好的。


于是,我们看到的胡兰成一生,有无数青睐于他的女人:

从交际花到妓女,从贤妻良母到“女魔头”,形形色色,百花齐放。

而胡兰成就如同蜜蜂,游走在百花之间。

甚至于70多岁时,他在台北,遇见朱天文朱天心,还是要撩。

有一回,朱天文姐妹来家里打扫卫生,他随口一句就是撩泼,"金钗银钗来负水”。
 
只是,这时候的他已经有心无力了。

1981年,胡兰成因心脏衰竭死于日本东京。

一世风流,戛然而止。

也许,今天依然有人在怀念他的风度,夸耀他的才华,但我却觉得,这种风流薄情的男人,世间越少越好。

不论他会写多少酸文楚字,懂多少唐诗元曲。毕竟,比之于才华,比之于甜言蜜语,人品才是重中之重。





音乐很美
打开听听吧


按住气球上的二维码
关注这个文艺有情的公号吧


写作不易
点个“在看”

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举报
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
猜你喜欢
类似文章
微凉 | 她从海上来
【阅读悦读丨历史】张爱玲:花开半夏,愿岁月静好(下)
【每天老照片】-1万-8728- 他滥情虚伪,她卑微如尘,她给他巨额分手费最终赢得自尊
读书笔记--莫道相知只求“知”
张爱玲:女人不明白,你不会因为优秀而被爱
张爱玲:平凡女子的传奇人生
更多类似文章 >>
生活服务
绑定账号成功
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!
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,
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!